首 页 站点地图 联系赢彧
 
走近赢彧 聚焦赢彧 赢彧团队 赢彧特色 赢彧风采 律师文苑 加盟赢彧
 
  您现在位置:首页 - 聚焦赢彧  
聚焦赢彧
赢彧动态
行业关注
律师文苑
 
 

对我国律师法特殊的普通合伙制度的研究

     普通合伙作为一种传统的组织形式,其基本特点是合伙人共同出资、共同经营、共享收益、共担风险,合伙人对合伙债务负无限连带责任。由于专业服务机构主要资产是专门知识和技能,其实物资产与其经手业务的金额和可能发生的债务风险严重不成比例,因此,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多要求这类机构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合伙方式,既适合这类机构的执业特点,也为客户和其他利害关系人提供更有利的责任保护。

    随着企业规模不断扩大和跨国发展,专业服务机构的规模也不断扩大,合伙人数目大为增加,以至有的合伙人之间并不熟悉甚至不认识,各自的业务也不重合。这与传统普通合伙中合伙人人数较少,共同经营的模式已有不同,因而让合伙人对其甚至并不熟悉的合伙人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实属勉为其难。
    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英国、加拿大等许多国家进行专门立法,规定采用普通合伙形式的专业服务机构的普通合伙人可以对特定的合伙债务承担有限责任,以使专业服务机构的合伙人避免承担过度风险。为了减轻专业服务机构中普通合伙人的风险,给我国各类专  业服务机构实现体制创新、发展壮大创造条件,这次修改《合伙企业法》借鉴国际通行做法,引入“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制度,对专业服务机构中合伙人的责任作出了特别规定。
      一、 特殊的普通合伙制度的涵义

    我国《合伙企业法》第55条第二款的规定: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是指合伙人依照本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承担责任的普通合伙企业。而根据《合伙企业法》第57条的规定,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有如下涵义:
    特殊的普通合伙是指由两个或两个以上普通合伙人组成,依该法核准注册的实体。当一个合伙人或者数个合伙人在执业活动中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合伙企业债务时,应当承担无限责任或者无限连带责任,其他合伙人以其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为限承担责任。合伙人在执业活动中非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合伙企业债务以及合伙企业的其他债务,由全体合伙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特殊的普通合伙属于普通合伙的一种特殊类型,主要是部分地改变了传统普通合伙中合伙人之间对合伙债务负有无限连带责任的机制。
      二、 我国特殊的普通合伙制度的法律渊源

    对于“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的名称,立法草案最初称为“有限责任合伙”,它来自1991年《美国德克萨斯州有限责任合伙法》中的“有限责任合伙”;英文为Limited Liability Partnership,通常简称为LLP,缩写为L.L.P。另外1994年《美国统一合伙法》和1997年《英国泽西岛有限责任合伙法》也采用了这个名字。
    在《合伙企业法》中,将特殊的普通合伙作为普通合伙的一节来处理,主要借鉴了美国的立法例。在美国,除德克萨斯州等少数州外,《统一合伙法》以及大多数州都把有限责任合伙纳入合伙法中,仅从两个方面对有限责任合伙做出一些特别规定:一是在“合伙人责任”部分加入一款(如《美国统一合伙法》),明确有限责任合伙中合伙人责任的界限;二是规定较详细的转换条款,方便普通合伙通过简便易行的注册程序转换为有限责任合伙。
    总体而言,国外对有限责任合伙的法律地位的选择有两种:一是在单独立法的国家,有限责任合伙都被界定为一种与公司有别的新的法人组织,因此,无论是传统的公司法还是传统的合伙法都无法容纳之,故作为单行法律出现。二是在美国模式中,有限责任合伙依然视为合伙,只是一种特殊的合伙而已,故通过修正合伙法来容纳有限责任合伙,故多数都将有限责任合伙作为合伙法的一章来处理。
    我国这次《合伙企业法》修订所确定的“特殊的普通合伙”则倾向于后者。作为一个实体,在《合伙企业法》中确立其市场主体形态的法律地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三次审议过程中认为:国外的有限责任合伙,在这部法律里称为“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作为普通合伙的一节来处理比较妥当。另外,作为一种新的合伙责任形态,《合伙企业法》确立的特殊的普通合伙在适用范围、合伙人执业中引起责任的限定、强调对债权人保护等方面,被赋予了特定的内容。
      三、 我国对特殊的普通合伙制度的特点

       (一)特殊的普通合伙人的责任承担
    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的合伙人责任形式,是此种合伙制度最关键的内容。修改后的《合伙企业法》借鉴国外的立法经验,并结合我国实际,对特殊普通合伙及其合伙人的责任作出了明确规定。其中,第55条规定,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是指合伙人依照本法第57条的规定承担责任的普通合伙企业。第57条有两款,第1款规定“一个合伙人或者数个合伙人在执业活动中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合伙企业债务的,应当承担无限责任或者无限连带责任,其他合伙人以其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为限承担责任。”第2款规定“合伙人在执业活动中非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合伙企业债务以及合伙企业的其他债务,由全体合伙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这就是说,在这些专业人员执业当中,如果某个或者几个合伙人,因为故意或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债务时,这些责任人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而其他没有责任的合伙人,仅以在合伙企业中的出资为限来承担责任。其实质是对无过错的合伙人责任进行了限定。这样有助于这些采取特殊的普通合伙制的专业服务机构不断地扩大规模,这也是我们适应加入“WTO”以后,国家通过立法推动专业服务机构发展的一个重要举措。
    在《合伙企业法》修订研究过程中,对于这种特殊合伙的责任界定问题同样也是一个最为重大的问题。对此,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建议,充分借鉴美国的做法,即合伙人对本人的执业行为和负责的业务事项引起的合伙债务,在合伙财产不足以清偿时,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其他合伙人以其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为限承担责任。
    对于上述建议和意见,在草案调研和审议过程中,出于对特殊的普通合伙作为一个新的合伙责任形式的谨慎考虑,有的常委会会员和专家认为,对于执业行为中非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合伙企业债务以及其他合伙事务,合伙人之间仍然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助于维系合伙人之间平等、信任的关系,加强责任约束,营造诚实、守信、负责的合伙文化理念。
       (二)  企业登记方面的特殊规定
    本次修订的《合伙企业法》中规定,“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名称中应当标明‘特殊普通合伙’字样。”这一做法借鉴了国外的经验,目前不论是英国还是美国的有限责任合伙,都需要进行登记。从各国商事登记的一般管理来看,对于企业名称中标注组织形式的特征和属性,以提示公众了解一个企业或组织的责任特点,也是一个通行的做法。
       (三)执业风险基金的特殊规定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五十九条规定: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应当建立执业风险基金、办理职业保险。执业风险基金用于偿付合伙人执业活动造成的债务。执业风险基金应当单独立户管理。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专业服务机构所从事的行业属于高风险行业,对于专业人员的胜任能力要求较高,其必须进行专业判断的职业特点,也决定了执业过失不可避免。《合伙企业法》中的规定目的是发挥执业风险基金对执业过失行为引起债务赔偿的风险屏障作用。
      四、我国现行律师制度中特殊的普通合伙相关问题

       (一)采用特殊的普通合伙形式设立的律师事务所的范围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五十五条规定:以专业知识和专门技能为客户提供有偿服务的专业服务机构,可以设立为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
   《合伙企业法》将专业服务机构定义为“拥有专业知识和专门技能并以该技能执业的人,如注册会计师、律师、医师等,为执业需要而组织的服务性经营实体,他们为客户提供有偿服务,并依据相关法律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修订后的《合伙企业法》将特殊的普通合伙定位在专业服务机构,力图提供一种更加适合它们发展的组织形态。其间,一些行业人士和法律专家提出,考虑到在国外有限责任合伙是由于专业服务机构规模扩大、众多的专业人员互不认识、承担连带责任不合理方才提出的,为此能否把专业服务机构定位在具有一定规模。《合伙企业法》起草组认为,本法仅作出原则规定,相关专业服务行业可以在特殊法,如《注册会计师法》、《律师法》中作出具体规定。
    根据《律师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合伙律师事务所可以采用普通合伙或者特殊的普通合伙形式设立。合伙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按照合伙形式对该律师事务所的债务依法承担责任。
    可见,合伙律师事务所属于《合伙企业法》规定的专业服务机构的范围内。因此,对于合伙律师事务所采用特殊的普通合伙形式设立,仅仅需要满足《律师法》中规定的设立条件即可。即有自己的名称、住所和章程;有符合本法规定的律师;设立人应当是具有一定的执业经历,且三年内未受过停止执业处罚的律师;有符合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规定数额的资产。
       (二)采用特殊的普通合伙设立的合伙律师事务所责任承担
    根据《律师法》第15条规定:合伙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按照合伙形式对该律师事务所的债务依法承担责任。《律师法》对于该责任承担仅仅作出上述原则性的规定,因此,对于律师事务所中特殊的普通合伙方式设立的合伙人承担责任的依据应当是《合伙企业法》中对于特殊的普通合伙人责任承担的相关规定。
   也就是说,当一个合伙人或者数个合伙人在律师执业活动中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律师事务所的债务时,应当承担无限责任或者无限连带责任,其他合伙人以其在律师事务所的财产份额为限承担责任。合伙人在执业活动中非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律师事务所的债务以及律师事务所的其他债务,由全体合伙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三)采用特殊的普通合伙设立的合伙律师事务所存在的问题
    2006年8月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在第二章普通合伙中的第六节规定了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确立了有限责任合伙制度。2007年11月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以下简称新律师法)将特殊的普通合伙正式规定为我国律师事务所的组织形式之一。由于新颁布的合伙法对有限责任合伙制度的规定一共只有4个条文400余字,而新律师法则仅以一款条文50余字做出了规定。两部法律的相关规定只简单规定了特殊的普通合伙的责任形式特征、名称及替代性赔偿财产的要求,诸多技术性问题均未涉及。这些具体的问题不仅关系到有限责任合伙制度的具体实施,也关系到律师职业道德在有限责任合伙制度中的体现,必须予以深入研究。
    由于采用特殊的普通合伙形式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对于责任承担、内部责任追偿、执业风险基金代偿问题均属于比较原则性规定,缺乏法律上细化规定,这就不可避免对实践中操作性产生消极影响。律师事务所采用特殊的普通合伙方式设立属于一种新的尝试,有待成熟完善。
    2008年6月《律师法》实施后,将允许律师事务所采用特殊的普通合伙形式设立。对于特殊的普通合伙的相关法律上的规定仅仅在《合伙企业法》以及《律师法》中有所体现,但是其规定比较原则、宽泛,能否适应实践需要,有待实践中的检验。本文仅对于目前合伙律师事务所采用特殊的普通合伙形式设立相关问题进行分析,目的是通过积极的理论研究来推动这一新兴制度的发展和完善。

 
  版权所有:赢彧律师事务所  津IPC备000000 网络策划: 第一印象网络策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