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站点地图 联系赢彧
 
走近赢彧 聚焦赢彧 赢彧团队 赢彧特色 赢彧风采 律师文苑 加盟赢彧
 
  您现在位置:首页 - 赢彧风采  
赢彧风采
房地产案例
合同纠纷案例
人身损害赔偿案例
其他案例
 
 

口腔医疗纠纷之二

事实和理由:原告因其在其他医院安装的上2至2烤瓷冠脱落,于2011年9月22日在被告医院牙体牙髓病科就诊,行上2到2根管治疗。2011年10月28日被告医院修复科对原告的颌牙进行调和,于2011年11月16日完成烤瓷冠修复。后原告感到咬合不适,2012年7月5日病历记载,“主诉:前牙咬合痛。查:2+2,烤瓷牙修复,前牙早接触。”。2013年5月,原告再次至被告医院称咬合不适,被告拆除修复体,制作临时冠调整数次,患者症状未缓解,并自述出现头痛、胸闷、呼吸困难、心悸等一系列症状。后被告在2013年8月至2014年6月共为患者进行6次院内会诊,并作出相关会诊意见。患者自述双侧犬齿无咬合点及全身症状未改善。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原告申请,被告同意,一审法院委托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医疗损害鉴定,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向一审法院发函,内容为“经专家审查,此案中未对原告造成明显损害后果,原告自述的损害后果仅为其心理因素所造成,故无法确定因果关系。此案的委托鉴定要求超出本机构技术条件和鉴定能力,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107号《司法鉴定通则》第十六条第(五)款之规定不予受理”。后经双方同意,一审法院又委托医学会就被告对原告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诊疗过错,如存在过错,与原告损害后果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及过错参与度进行医疗损害鉴定。医学会出具医鉴(损害)医疗损害意见书,其中分析意见:1、原告主因外院行上2至2烤瓷冠脱落,于2011年9月22日在被告医院牙体牙髓科就诊,行上2到2根管治疗,2011年10月28日转至修复一科行2到2桩核冠修复,考虑到患者咬合紧及深覆合导致修复间隙不足,对颌牙进行了适当的调和,2011年11月16日完成烤瓷冠修复。2、专家组认为医方在为患者实施牙冠修复的诊疗过程符合规范。3、根据患者现场查体,目前口腔内不存在患者所述的早接触问题,医方在给予患者的治疗方案和措施无不妥。4、患者自述的全身不适症状与本次治疗过程无因果关系。
原告对鉴定意见存有异议,并申请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一审法院于2018年9月11日组织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证。此后医学会又针对原告提出的问题,以书面方式进行了答复说明。
一审法院认为
原告到被告医院就诊,双方形成医患关系。依据法律规定,患者在诊疗过程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本案的争议主要焦点为,被告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过错行为与原告的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对此,经原告申请,一审法院委托医学会对以上焦点问题进行医疗损害鉴定。医学会作出的《医疗损害意见书》是医学会工作人员组织双方抽取专家,通过对原、被告双方提交的证据材料的分析及合议而形成的一致意见。故该意见书的委托鉴定程序合法。对于原告对鉴定意见的异议,鉴定人出庭接受了质证,开庭之后医学会也以书面形式对原告提出的问题给出了相应的答复。原告虽对鉴定意见有异议,但未能提出相反证据证实鉴定意见依据不足,故该鉴定意见客观、真实,一审法院予以确认。综上,被告的医疗行为与原告目前自述的全身不适症状并无因果关系。故对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但被告在诊疗过程中存在病历记录不全面的问题。原告提交了一张2011年11月23日的修复科复诊号的挂号收据,但门诊病历中未予记载,2013年被告为原告拆除烤瓷牙修复体,但在病历中亦未予以记载,被告的上述行为违反了《病历书写基本规范》,存在着瑕疵,但该瑕疵与原告的损害后果并无因果关系。一审法院综合考虑,酌情确定由被告一次性赔偿原告10000元。鉴定费用、专家质询费由原、被告各负担二分之一。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被告医院赔偿原告10000元;二、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被告医院给付原告鉴定费1750元、专家质询费800元;三、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上诉人提交照片两张,证明其牙齿已经腐烂及造成口腔中有牙垫的损害后果。被上诉人对此认为,在一审庭审中已见过该照片,该照片不属于新证据,而且鉴定过程中已经对上诉人口腔进行检查。本院对此认为,一审卷宗中上诉人已提交其自行拍摄的口腔照片,二审中上诉人提交的照片与一审时提交的照片区别是不同时间节点拍摄的,故该照片不属于新证据。上诉人认为二审提交的照片能反映出口腔中的症状变得更加严重,但仅凭照片是不能认定上诉人口腔中的症状是否更加严重的情况。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是否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医学会已经对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诊疗过错出具鉴定意见,认为上诉人的症状与被上诉人的治疗过程无因果关系。上诉人虽对该鉴定意见提出异议,但未提交证据证明存在重新鉴定情形或者存在不予采信鉴定意见情形。一审法院采信鉴定意见是正确的。在被上诉人的诊疗行为与上诉人的症状不存在因果关系的前提下,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赔偿的上诉请求,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因医政科处置的是医患矛盾,并非是正常的诊疗过程,且被上诉人已将医政科处置的相关记载提交至一审法院,上诉人提出被上诉人存在隐匿将上诉人转到被上诉人医政科后病历的上诉理由,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告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本案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版权所有:赢彧律师事务所  津IPC备000000 网络策划: 第一印象网络策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