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站点地图 联系赢彧
 
走近赢彧 聚焦赢彧 赢彧团队 赢彧特色 赢彧风采 律师文苑 加盟赢彧
 
  您现在位置:首页 - 赢彧风采  
赢彧风采
房地产案例
合同纠纷案例
人身损害赔偿案例
其他案例
 
 

企业投资与企业改制的区别

事件经过:
      1995年4月8日,天津市**钢铁厂与天津市**铸造一厂签订加工承揽合同,天津市**钢铁厂为其加工铸铁铸件。天津市**铸造一厂因国企改造归被告天津市**机床总厂经营管理,债权债务随之转移**机床总厂。2001年,天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分局吊销了天津市**钢铁厂的工商营业执照。2002年9月18日,天津市**钢铁厂与xx机械厂签订协议,将该厂的资产、债权债务随之转移给xx机械厂。2004年6月9日,**机床总厂就天津市**铸造一厂与xx机械厂的拖欠加工费事宜达成协议:约定由**机床总厂偿还**铸造一厂欠xx机械厂317467.84元加工费,并约定2004年6月到2008年6月还清,每年还款8万元,最后按实际还款。协议签订后,**机床总厂并未依约履行。
      2001年7月,**机床总厂以机器设备价值1506万元出资与其他公司组建A压力机公司,**机床总厂出资占A压力机公司总股本的79.94%,压力机公司之后一直占用总厂的有形资产、无形资产。**机床总厂于2002年4月1日、2004年5月30日分别将自己在A压力机公司的股权转至上级单位天津市**控股集团公司.

诉讼经过:
      2007年xx机械厂以**机床总厂和A压力机公司为被告起诉至人民法院,请求判决**机床总厂返还欠款317467.84元的加工费,和银行同期利息,并判决A压力机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xx机械厂与**机床总厂于2004年6月9日就原企业之间欠付加工费的给付内容签订的协议书,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述,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合同签订后,**机床总厂理应按照约定的期限给付xx机械厂加工费,未按约定给付实属违约。由于**机床总厂于2001年7月投资组建A压力机公司,将现有的优质资产投资到压力机公司,虽工商档案记录当期投资只是用部分机器设备,事实上**机床总厂的无形资产、土地、厂房完全被压力机公司接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企业以其全部财产与他人组建新公司,而将债务留在原企业,债权人以新设公司和原企业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主张的,新设公司应当在所接受的财产范围内与原企业共同承担连带责任。”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八条、第二百六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遂判决:一、被告**机床总厂给付xx机械厂加工费317467.84元,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给付原告逾期付款利息。二、A压力机公司在接受财产范围内对前款给付内容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后,A压力机公司不服,提起上诉,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和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第一、**机床总厂于2001年7月以实物(设备)投资组建压力机有限公司时,其净资产达到70777718.22元,而投入到A压力机公司的资产额仅为15056100元,只占总厂资产总额的20%左右,总厂尚拥有80%的优良资产,有**机床总厂的资产评估报告书为证。原审法院据此认定总厂以优质资产投资明显不符合常理。第二、原审法院认定**机床总厂的无形资产、土地、厂房完全被压力机公司接受和占有,是无任何证据的。压力机公司仅接受了**机床总厂用于投资的价值1506万的设备,对此之外的有形、无形资产,并未接受。而是与**机床总厂签订了租赁土地、设备及无形资产的租赁合同,并支付了租赁费。有三份租赁合同和支付了相关费用的银行记帐单为证。第三、原审法院判决适用的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由于该条款适用的前提是企业改制,根据我国相关规定企业改制需要行政机关批准,对此,xx机械厂并未举出相应证据,而判决也未在事实部分对企业改制行为加以认定,因此,原审法院适用该条款明显缺乏事实依据。A压力公司与**机床总厂是两个依法成立的法人,分别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至今,二者仅存在设备、厂房租赁关系、技术使用合同关系,二者无任何股权问题,原审法院要求压力公司承担**机床总厂的债务于法无据,违背了民事责任承担原则。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机床总厂通过投资组建了压力机公司,压力机公司系独立的法人,**机床总厂持有压力机公司的股份,**机床总厂的上述行为属于投资行为,不属于企业改制的行为,不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尽管压力机公司与锻压总厂系同一行业,自压力机公司成立至2007年9月,**机床总厂与压力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同一人担任,但现行法律对此并无限制性规定。**机床总厂在压力机公司组建后停产的事实,仍不能构成认定压力机公司系**机床总厂改制的事实。综上,压力机公司提出的其没有接收**机床总厂优质资产,其被投资组建成立行为不属于改制,不应承担连带责任的上诉请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欠妥,本院予以纠正。判令压力机公司不承担连带责任。

律师意见: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压力机公司是否是**机床总厂企业改制的结果,压力机公司是否接受了**机床总厂的财产,是否应该在接收财产的范围内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企业改制:是指从原有企业的基础上,对所有制性质进行改变,尔后进行名称变更。企业改制和企业投资是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企业投资是成立另外一个企业,二者的法律性质根本不同。
      结合本案,A压力机公司是**机床总厂和他人共同投资设立的新公司,是企业投资行为。压力机公司并未接收**机床总厂的优质财 产,故不应对**机床总厂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版权所有:赢彧律师事务所  津IPC备000000 网络策划: 第一印象网络策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