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站点地图 联系赢彧
 
走近赢彧 聚焦赢彧 赢彧团队 赢彧特色 赢彧风采 律师文苑 加盟赢彧
 
  您现在位置:首页 - 赢彧风采  
赢彧风采
房地产案例
合同纠纷案例
人身损害赔偿案例
其他案例
 
 

分娩时发现新生儿异常,院方应负什么责任?

事件经过:
      王凉(化名)、李雪(化名)系夫妻关系,王冬(化名)与李雪、王凉系母子、父子关系。李雪自2004年初怀孕后一直在一家妇产科医院进行检查。至2004年12月1日例行产前检查时,一切正常。2004年12月2日上午8时许,李雪因下腹疼痛去被告医院诊治。当日上午10点5分入住医院待产。医院以李雪出现临产先兆为由,将其收治入院。2004年12月3日分娩一男婴王冬。当日医院将李雪转入一家儿童医院治疗。李雪的病情被诊断为:新生儿缺氧性脑病、化脓性脑膜炎、蛛网膜下腔出血、新生儿吸入性肺炎、代谢性酸中毒等。
      李雪入院后,经查体:体温36.2度,呼吸20次/分,脉搏80次/分,血压100/60mmHg,心肺(-)。产科情况:宫高33cm,腹围93cm,胎位LOA,胎心140次/分。入院印象:1、孕2产0孕37周,临产先兆,2、LOA。诊疗计划:1、完善各项检查、化验,询问分娩方式,查胎心监护。2、拟行阴道试产,必要时有剖宫产结束分娩的可能。2004年12月2日晚10时进入待产室。12月3日晨5时30分,胎心120次/分,5时40分,胎心110次/分,给产妇吸氧,5时45分胎心128次/分,5时50分胎心110次/分,6时15分分娩出一男婴。男婴生后无自主呼吸,心率40次/分,无反射,四肢肌张力差,无哭啼,即可吸痰、给氧、人工呼吸,一评Apgar3分,经上述抢救约5分钟后,心率120次/分,呼吸30次/分,欠规,皮肤转红仍不哭,肌张力和反射仍弱,二评Apgar8分,新生儿重度窒息入新生儿室。诊断:1、新生儿窒息(重度),2、新生儿吸入性肺炎,3、新生儿颅内出血?,4、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5、右侧隐睾。给予各项检查及化验,保温吸氧,抗炎输液治疗。2004年12月3日下午12点新生儿开始发烧,3点新生儿体温39.4度 ,向家长交代病情,转一家儿童医院进一步治疗。
      王冬于2004年12月3日16时入该儿童医院内科住院治疗,入院诊断:1、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2、新生儿颅内出血?3、头颅血肿,4、新生儿肺炎,5、发烧原因待查:(1)脱水热,(2)新生儿败血症?6、隐睾?7、先锋头。入院后给予保温,锁静,抗感染,营养脑细胞,营养心肌等综合治疗8天,疗程尚不足,应继续治疗,但家属执意要出院。于2004年12月11日10时出院。2004年12月24日下午6时李雪再次入该家儿童医院内科住院治疗,入院后给予抗感染,营养脑细胞等治疗7天,但疗程尚不足,应继续治疗,但家属执意要求出院。于2004年12月11日10时出院。2004年12月24日下午6时王冬再次入该儿童医院内科住院治疗,入院后给予抗感染,营养脑细胞等治疗7天,但疗程不足,家属要求自动出院。2004年12月31日早晨9时出院。
诉讼经过:
      2006年2月李雪、王凉以及王冬向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法院依法判决医院支付其医疗费8992.50元;保留追加诉讼请求的权利,诉讼费用由医院承担。
     三原告认为,李雪到医院分娩,已经出现剖宫产手术指征,但是医院没有及时为她实施剖宫术,致使王冬出生后窒息严重;在王冬出生后严重窒息的情况下,医院没有及时采取适当的方式加以救治,造成严重后果。王冬亟待在2周岁内进行手术治疗改善现状,如果错过治疗时机将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失。现王冬就已经发生的部分治疗费用起诉至法院。
      本案在审理中,李雪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法院委托医学会进行首次医疗事故技术鉴定。鉴定分析意见:1、该病例孕期检查、入院后产科查体、胎心与监护均无异常、无胎儿宫内窘迫,故无剖宫产之争。2、第一产程未出现一过性胎心异常,与子宫收缩无关,宫缩后能恢复正常,医方采取了氧气吸入、人工破膜加速产程进展,处理正确。3、新生儿窒息复苏过程按ABCDE程序进行,经复苏5分钟后呼吸达到30次/分,心率恢复,皮色转红,证实复苏有效,呼吸道畅通,没有气管插管及药物复苏的指征,复苏后治疗、监护符合诊疗常规。4、医疗行为无过失。5、患儿出生体重2800克,双顶径正常应不少于8.5cm。2004年12月2日B超提示双顶径8.1cm,目前查体头围小于同龄儿,不能除外先天性脑发育不良,新生儿重度窒息可能与此有关。鉴定结论:本病例不属于医疗事故。
      李雪、王凉、王冬对鉴定结论不服申请再次鉴定。法院委托医学会再次鉴定。鉴定分析意见:1、给患儿存在宫内窘迫,医方产程观察不细(临产未做胎心监护、观察到的宫缩强度与产程进展不相符等),未及时发现胎儿宫内窘迫。2、发现胎儿心变慢后未及时查找宫内窘迫的原因(是否有隐性脐带脱垂等)。3、对胎儿宫内窘迫的处理不苟积极。4、对新生儿重度窒息,儿科大夫及时抢救,并给与相应治疗。5、新生儿重度窒息时缺氧缺血性脑病的原因之一,此患儿为重度缺氧缺血性脑病,没有进行规范化的治疗(疗程不够)。鉴定结论:本病例属于二级乙等医疗事故,乙方负次要责任。李雪表示对该鉴定报告所承担的责任提出异议。
      医院对该鉴定结论不服申请中华医学会鉴定。法院委托中华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该会复函回复如下: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分为首次鉴定和再次鉴定,必要时,中华医学会可以组织疑难、复杂并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医疗事故争议的技术鉴定。因此,中华医学会不是鉴定的必经程序,并非当事人对现有鉴定不服既须我会鉴定。此案已经两次鉴定做出结论。经研究认为此案不属我会受理范围,故决定不受理“王冬与医院医疗纠纷”的技术鉴定委托。
      法院认为王冬、李雪与医院系医患关系。李雪在生产时,存在宫内窘迫。由于医院产程观察不细(临产未做胎心监护、观察到的宫缩强度与产程进展不相符等),未及时发现胎儿宫内窘迫。发现胎儿心变慢后未及时查找宫内窘迫的原因(是否有隐性脐带脱垂等)。对胎儿宫内窘迫的处理不够积极。王冬为重度缺氧缺血性脑病,医院没有进行规范化治疗(疗程不够)。王冬的损害后果与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因果关系。虽经两级医学会鉴定得出不同结论,应以最后鉴定结论为依据。最后鉴定结论为,王冬属二级乙等医疗事故,医院负次要责任,法院予以确认。医院应按责任比例予以赔偿。其中有医药费41430.04元、交通费2213元。三原告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王冬住院共46天,每天按50元计算,共2300元。陪护费应按2006年度市职工平均工资(每年)22740元计算,自2004年12月3日王冬出生至2007年9月共33个月,共计62535元。残疾生活补助费,按照2006年城市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0548元计算,王冬属二级乙等医疗事故,自定残之月起最长赔偿三十年,按照《医疗事故分级标准》伤残等级为三级,计算二十四年,共25315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应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居民年平均生活费计算,最长不得超过三年,2006年度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每年)为10548元,可按两年计算,共21096元。主张赔偿的后续治疗费,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赔偿应一次结算,考虑王冬的实际情况,并参照已发生的医药费数额,今后治疗费确定为40000元,共计422726.04元。医院按责任比例赔偿三原告40%计169090.42元,作为一次性了结,其余60%计253635.62元由三原告自行承担。关于医院提出做遗传基因司法鉴定问题,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律师意见:
     本所律师接受委托时,本案两级医疗事故鉴定均已结束,申请中华医学会鉴定也被不予受理。在区级医疗事故鉴定中,鉴定意见认为,医院处理正确,新生儿重度窒息可能与先天性脑发育不良有关,不构成医疗事故。从案件发展来看,对医院是有利的。但是,市级鉴定结论却推翻了区级鉴定结论的认定,认为本案构成二级乙等医疗事故,医院负次要责任。
我们认为,本案医院败诉的主要原因是没有对市级医疗事故鉴定予以重视。在首次鉴定结论有利的情况下,未能充分把握,市级鉴定结论的不利使本案处于难以逆转的被动境地。
      接受委托后,我们试图从两次鉴定结论截然不同的角度来申请法院进行司法鉴定。从法理上分析,两次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在司法审判的效力并无明确规定。而医疗事故鉴定与司法鉴定优先性问题也未有明确规定。但是,在实践中,法官往往还是遵循一贯的审判惯例,在医疗案件审判中,依靠医疗事故鉴定结论而非司法鉴定结论。因此,对于我们申请的司法鉴定根本就不予启动,而直接以二次医疗事故鉴定结论为判案依据。对此情况,我们已经完全预见到。但是,从当事人的利益出发,还是尽量的向法院争取进行司法鉴定。
      作为律师,已经对整个案情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对案件的预测也是相当准确的。在庭审前后,与法官进行了积极的沟通,做到了对整个案件全力以赴。律师的工作也受到了当事人的肯定。

 

 
  版权所有:赢彧律师事务所  津IPC备000000 网络策划: 第一印象网络策划有限公司